八聲甘州 柳 永

對瀟瀟暮雨灑江天,一番洗清秋。
漸霜風淒緊,關河冷落,殘照當樓。
是處紅衰翠減,苒苒物華休。
惟有長江水,無語東流。
不忍登高臨遠,望故鄉渺邈,歸思難收。
歎年來蹤跡,何事苦淹流?
想佳人、妝樓顒望,誤幾回、天際識歸舟?
爭知我、倚欄杆處,正恁凝愁。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跳至工具栏